亚搏体育平台
个人资料
张颐武
张颐武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03,327
  • 关注人气:31,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略析博明谈话

(2020-05-08 11:12:21)
标签:

博明

五四

中国

平民主义

美国

略析博明谈话

张颐武

 

 

    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在白宫对米勒中心的和五四相关的中文谈话,确实是美国官方高度重视的,白宫网站公布了中英文版本的谈话内容,谈话开头就代表特朗普总统向与会者致意,具有明确的官方身份,可见谈话的内容确实是代表当下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政策。

   这个谈话和其他官员的谈话不同,有其在中国学或中国研究领域的背景,这是学术会议的场合,邀请他发表谈话的主事人何汉理是重要的中美关系方面的学者,也在克林顿政府任过高级职务,当时类似今天博明的角色。而林夏如来自台湾,是在学术与商业和政治多方面都非常活跃的人物,曾经在高盛任要职,也曾经投资过阿里等。这些人都是美国中国研究里面历来就有的“经世致用”的派别的学者。这个中国学和美国外交政策等紧密联系的传统,费正清就是其中最有影响的,活跃于政学两界,对政策有相当影响。后来很多这一脉络下的学者都是亦学亦官,在对华政策领域很有发言权。博明个人其实也是在这个传统里成长的。

   博明在这个场合的谈话当然既要有特朗普行政机构的政策宣示,也有一些和中国现代历史相关联的内容。谈话的主旨,就希望在中国内部引起更多的对立和对抗,试图把中美之间的问题,这个国际关系的复杂纠结,变成中国内部的矛盾。在中国内部撬动某种对抗和混乱的意图极为明显。

    这和特朗普和蓬佩奥等对中国内部状况无视,直接和中国尖锐对立,对所有中国人挑战,表达对中国的强硬的经济诉求和地缘政治诉求有极大的差异,这种路径可以说是美国中国学常有的,就是要在中国内部打开某些缺口,把问题引向中国内部,由中国内部构成某种为美国服务的力量对抗中国现有的社会,由此抑制和打击中国的发展。把中美之间的国际问题变为中国内部的问题,这种想法是相当清晰和明确的。博明的讲话的着眼点在于直接的鼓动和宣传,用相当明确的具有煽动性的表达,试图由此构成对中国的社会的冲击,来阻断中国发展的进程。这其实也凸显了他对于中国内部状况的隔膜和充满诡异荒唐的幻想的一面。

   这个谈话主要是两个部分,一是试图从美国角度为五四做阐释。二是把这阐释用在当下中国,试图对中国内部发言。

    这个谈话首先是从当下美国的立场和角度重新阐释五四运动,五四和中国左翼和共产党成立的关系,在这里隐而不提,如陈独秀、李大钊等人的贡献无一语谈及,五四作为民族救亡图存的民族性也被他作为否定的力量,他特别强调五四由于不够中国化而受到批评。他刻意地把五四运动具有的救亡的特征忽略,而是标举了和美国联系极为紧密的胡适和张彭春的传统。胡适当然是五四的重要人物,也是五四活跃的重要人物中较少的留学美国的人。张彭春在中国其实影响很小,一般人很少知道。他是戏剧活动家,当年留学美国,后来移居美国,是教育家张伯苓的弟弟。这个谈话刻意凸显五四和美国的关系,这两个和美国关系极为紧密的人物被视为五四精神的最重要的代表。从这里推崇一个由他制造的由“美国价值”引领和影响的所谓的“五四传统”。五四按他的说法居然是 美国价值引领的。这让对五四稍有了解的人都认为是刻意的简化和曲解。

    博明推崇五四的大众性,也是为“普罗大众”服务的观念,在胡适到张彭春的思想里位置并不高,而是像陈独秀、李大钊这样的先驱者所倡导最力的。博明在这些和思想史相关的脉络里却又有一个矛盾性,他为什么强调“普罗大众”?这是和他谈话最重要的向当下中国发出某种呼吁和动员相联系的。其实这些对五四的解释,脱离了五四的实际,也脱离了当时中国历史的情势,就是为美国的当下利益服务的。他是把胡适和张彭春的美国式的价值的精英的观念和他今天希望鼓动的冲击中国社会的他设想的平民主义加以结合。

   在最重要的和当下中国关联的部分,博明提出,中国当下不需要民族主义,而需要平民主义。这个“平民主义”是对“populism”的中译。“populism”在中文普通译为“民粹主义”,是个相对负面的词汇,在西方政治学中也不知完全正面的。博明刻意地用“平民主义”来避开民粹主义的含义。这个谈话比较特别的是把民族主义和平民主义对立起来说。其实西方学界、媒体和政界经常指责中国的民族认同是一种民粹,也就是平民主义。尤其指责网络里小粉红等是平民主义。中国一些人也这么说。但却把平民主义和民族认同相对立,希望引发中国内部对立。

    他认为是和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的当选相联系的。他刻意提出这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联系。博明在其中主张在中国用平民主义来反对中国社会的现实,反对当下的社会。其实博明在这里有很清晰的双重标准,他的美国的平民主义是美国优先,是具有很强的美国对外的诉求的,是相当就有民族主义特色的。而他对中国的平民主义却是希望中国在对外没有民族立场,完全皈依美国价值。

   他试图在中国社会内部制造一种对立和对抗的氛围,在中国内部挑起撕裂和分歧。他把这样的为中国努力、也为中国社会所肯定武汉的医生扭曲地阐释为和中国社会对立对抗的人物,确实说明了他谈话的鼓动性和宣传性的特点。而他举出的一些所谓代表性的人物或全群体很多是反中国反中华民族的激进的冲击中国社会的力量。他要在中国社会的内部打开对抗的缺口,用所谓的“平民主义”,也就是民粹主义的方式,冲击中国社会,在中国制造对立和矛盾。他希望使用“平民主义”的民粹撬动中国。

     博明最为极端和没有任何根据的是把五四精神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联系起来。最后明确说到了这种“平民主义”在特朗普崛起和“美国优先”中的支撑作用和五四是“类似”的。这其实也有了美国内部巨大的社会分歧的投影,也显示他完全和中国的现实脱节的一厢情愿和荒诞。这些说法其实就是要用冲击中国来达到“美国优先”的“不战而胜”的目标。 

    这其实是充满矛盾的,他推崇特朗普的美国民族主义,对于美国利益高度重视,但他的说法就是中国不存在国家利益,不能也不应该保护自己的国家利益,而是必须在内部进行斗争。一句话,就是美国优先,中国不配优先,依然是国际上没有能力的,只能在内部斗争的社会。其实对中国实际情况稍有了解的人也不可能像他这样做这种凌空蹈虚,根本脱离中国实际和中国历史文化的表达。看看中国今天的现实情况都会理解博明谈话的虚幻性。

    这些言论确实表现了博明的愿望,而不是中国的实际。

    博明谈话的意图极为清晰,这种构想是特朗普当政以来很少涉及的,而是回到了某种美国对中国的相对传统的对中国内部进行影响和演变的路数。这个谈话是美国官员明确地向中国内部问题发难,传递挑战中国内部的明确信息的讲话。当然那种对于中国社会的隔膜,对中国现实的缺少把握,其实也显示了美国的决策者对中国当下现实状况的缺少认识和充满幻想。这是一个对中国现实状况没有把握的、空洞虚幻的“美国视角”。但这谈话的意图中国社会应该有高度的重视和认真的回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亚搏体育平台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