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搏体育平台
个人资料
张颐武
张颐武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03,327
  • 关注人气:31,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更多>>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张颐武:从背后看电影

(2015-06-15 08:41:25)
标签:

股票

张颐武:从背后看电影

http://beijingww.qianlong.com/  时间:2015-06-10 08:41:55  来源:北京晨报  

张颐武:从背后看电影
  二十一世纪,电影无疑是大众文化中最重要的一环,在今天的社会文化和娱乐中无疑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但是相对应的电影理论研究,却并非是热门的领域,特别是对于国内的观众来说,几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词汇。

  因此,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研究电影,显然并不是一个热门的选择。不过,对于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来说,坚持二十多年研究电影,不仅仅是因为它重要,同时也起源兴趣。最近,张颐武出版电影研究著作《跨世纪的中国想象》,包含他数十年研究电影的诸多重要理论和文章。

  从小和电影结缘,却并没有走向电影制作,而是走向了电影研究和电影评论,张颐武说这其实和他从小的观影经验有关,“小时候看电影,挤不到正面,多是从侧面乃至背面看,因此多一些反思”。

  从全球化到全国化

  说起中国电影,就不能不说第五代导演活跃的时代,那个时代,中国电影在国际上声名鹊起,却在国内默默无闻,如今,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大电影市场,但是电影的声望却在慢慢地消减。

  张颐武进入到电影研究的领域,正好是张艺谋、陈凯歌这些导演崛起的时代,那时候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他说“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中国电影正在经历着一场痛苦的转型。之前计划经济时代的电影制作方式逐渐隐退,西方的电影理论、市场理论进入中国,带动了中国电影制作的转型。第五代导演开始崛起,尤其是张艺谋、陈凯歌他们这些人早已在电影的国际运作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这是新时代中国电影的第一个阶段,以西方的电影制作方式,后殖民地的视角拍摄出来的民俗电影,《黄土地》、《大红灯笼高高挂》、《霸王别姬》等等,在国际上声望极隆,但这种成功,又以国内市场的萎缩为背景,有一点悲情色彩。张颐武说:“我大概是那个时代开始从事学术研究,也同时开始了电影研究。”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好莱坞大片的进入,开启了中国电影市场的另外一个阶段,张颐武说:“1994年,第一部好莱坞大片引进,随后,冯氏喜剧开始崛起,标志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复苏。然后就是2002年的《英雄》,这是一个标志性的电影,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它开启了中国的大片时代,也是中国电影获得自我再想象的一个标志”。

  如果说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第一个十年,是全球化带动了中国电影的高速发展,那么到了2010年以后,随着中国市场的急速膨胀,世界电影开始受到中国市场的影响,那么其实也可以说是中国电影开始带动全球电影产业。张颐武说:“很多年前,我就提到过全国化的概念,以前是全球化带动中国,现在是全国化带动世界电影,到了今天,这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了”。

  市场和声誉的悖论

  2002年的《英雄》时代,中国人还在为一部电影2亿票房而惊叹,到了2010年,中国电影票房就已经突破百亿,2015年,仅仅一部《速度与激情7》就创造了24亿票房的奇迹。

  但是与市场的成功相对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电影所获得的声誉和高度却快速地消退了。叫好不叫座、叫座不叫好,似乎成了一个从没有终点的循环。

  张颐武说:“中国电影当年在国际上获得那么大的声望,是有历史背景的。当时随着计划式电影制作模式的消退,中国的导演们引进了西方的现代电影理论,以此来表现一个相对封闭环境下的中国民俗生活。对于西方电影界来说,路径是相同的,电影的理论是一脉相承的,但是内容却是新鲜的,这些电影给世界电影提供了许多全新的东西,因此,一下子许多奖都给了中国电影。”

  随着中国社会的高速前进,中国电影的表现内容也在变化,张颐武说:“原本那些民俗的东西,已经被西方电影界所熟悉,同时,因为社会本身的变化,中国电影也渐渐不再注重于表面乡村、民俗生活这些内容,而是开始表现现代城市生活。但实际上,在这方面,中国的电影人远远不如西方更加熟稔。其三,中国电影市场的高速发展,使得中国电影市场对于世界电影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从好莱坞电影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就可以看出来,这种情况下,拿奖就不再是电影人关注的重心,反而国外的电影人要关注中国的市场”。

  事实上,更多的批评正在指向中国电影,媚俗、低俗、拜金、卖肉、过度的商业化等等,这些批评不断地加诸中国电影身上,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电影“沦落”至此?张颐武说:“中国的电影市场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繁荣,这毫无疑问是个好事。同时,仅仅有市场还不够,还需要更加多元的电影文化,比如电影节等等,去推动电影本身的发展。其三,商业片确实有价值的问题,但实际上,多元时代,只要不是鼓吹负面价值,比如犯罪等,仅仅是一些和主流价值不太符合的,要引导,但也有它们生存的空间。事实上,今天的商业化整体价值偏离的风险并不大,不论是市场、还是主流社会观念都会对此有一定的校正作用,比如说那些诲淫诲盗的电影,恐怕电影院本身就很难通过,同时观众在电影院这样的场合,恐怕也不太会去看这样的电影,那太不体面了”。

  通俗和研究的鸿沟

  研究电影,源于兴趣,也源于个人的经验,张颐武说:“小时候看电影,在操场上架起放映机和银幕,前面坐的都是学校组织的学生,我们这些小孩子跑去看,只能在边上或者银幕背后找个地方看,在背后看电影,有点儿拓朴学的意味,看到的是非正非反、变化过的影像,和正面的视角有微妙的不同,这种经验让我对电影的关注点不仅集中在情节、影像上,而是更多一些反思”。

  二十一世纪,尽管传播方式已经高度发达,但是到电影院看电影,依旧是大众文化消费中的重要部分,甚至还在逐渐变得更加重要。但是,电影研究却和大众文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人们有太多看电影的经验,但却很少有关注电影理论的兴趣,张颐武说:“电影研究在全球来说,都是一个热门的领域,20世纪以来,电影研究越来越成为一门深入而广泛的大学科,它横跨哲学、艺术、思想史、文化史、文学、社会等等诸多领域,它其实是当下社会文化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投射着当下人们对于社会,对于生活,乃至对于生命的思考。不过在中国,许多人对于电影理论研究的认识,更多可能只是报纸上一些影评,或者网络上的影评、观影指南之类,可以说,电影和电影研究在中国,还是两个完全不相干的部分。”

  电影,远远不只是电影,它的影响,也远远不止于电影,张颐武说:“比如网上整天都是电影明星怎么怎么样,范冰冰怎么了,黄晓明怎么了,这种现代症候群,说明电影在今天正在变得多元,那些电影明星,也不仅仅是个演员,甚至不仅仅是他们自己,而成为大众文化中的一个环节。一个人买票看电影,甚至买爆米花,其实都会成为整个电影市场运作的一部分,只是人们平常并不注意”。

  上个世纪,曾有学者倡导电影研究进入到大众之中,但成效并不明显,到了今天,这种局面依旧少有改观,张颐武说:“其实研究者并不少,但是高度的学术化、和大众影评之间的隔膜,都使得电影研究很少被大众关注。比如说一般的影评,基本上不会使用电影研究的理论成果,而研究者又很少有人写出通俗的文章”。

  不只是两小时的消遣

  和电影制作相关的理论研究,可能仅仅只和电影人有直接的关系,比如编剧、美工、摄影等等,张颐武说:“这样的工作,比如电影学院肯定一直在做,比较侧重于实践、实用方面的,但是这种技术层面的理论,其实本身也包含着文化因素,它和工业化、市场化都有着紧密的联系,电影本身就是工业化支撑下的产业。”

  而和观众、社会更多相关的,是电影文化,张颐武说:“电影是一个综合性的产业,它的理论又和文学理论相通,比如怎么叙事,也有哲学层面的,历史、社会学层面的东西。同时,它还和消费机制、市场机制等等相关,此外,它还有庞大的下游产业,一部电影,可以衍生出来无数的产品,游戏、玩具、书籍等等。”

  了解这些,并不仅仅是学者的工作,对于普通的观众来说,也有很好的帮助。张颐武说:“比如说,专业的解读,可以加深观众对文本的理解,了解电影背后的意义、价值,提升对电影的认识,也提升观影的乐趣。同样看完一部电影,有的人只知其一,有的人还知道其二、其三、其四。假如能够弄清楚电影的机制,甚至稍微了解一点,你会发现,你鉴赏的能力、观影的乐趣都会大大提升”。

  有趣的是,专业的素养并不是很难养成,张颐武说:“对于普通人来说,多了解一些电影的理论其实不难,首先,它所研究的素材,也就是电影本身,很容易获得,其次,它所需要的知识储备,对于现在的中产人群、年轻消费者来说,没有太大的问题,大家都具有相当的受教育经历,进入不难,关键在于意识,在于方法。”

  而稍有了解,则会让看电影变成更富有意义的活动,张颐武说:“电影本身和社会思潮、历史文化等等都有紧密的关系,涉猎一点儿电影研究的领域,等于是给思想做了个体操,看电影就会变得更有趣,不再只是两小时的消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亚搏体育平台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